Category Archives: 我的生活

英雄壮举与悲歌

仅仅两周的时间,我的家乡——荆州,在98年那场大水之后,已经好久没有这么高的媒体关注度了。从开始让人感动落泪的英雄壮举,到接下来让人愤怒的“挟尸要价”,实在是让人心情跌宕。

长江宝塔河,这个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今年5月回家我还到过那片江滩,还在感叹三峡大坝修好后,截住了泥沙,混浊的长江水开始变得清亮。可就是这片江水,表面平静,江下却暗流涌动,熟悉的人都知道,水下有漩涡,非常危险。

说起来,我小时候就差点被这片江水卷走。当时我坐的小船式的游泳圈,被浪花给打翻了,人一下子栽进了水里。人多水浊的江水,很快就会让人失去踪影。幸亏,我爸跳进江水后,摸到并抓住了我的腿,一把将我提了上来。我到现在还记得,我爸回家后,连吐不止,那种惊恐、紧张和疲累,没经历过是不能想像的。从那之后,虽然在长江边生活了20年,但我和我爸再也没下过长江水。

所以当我看到报道说英雄们不顾自己的安危,毅然跳下江水救人时,我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要知道这真的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在救人啊。我想在他们决心下水救人之时,根本不知道,也没有考虑过那片江水潜藏着多少杀机,但就是那种英雄的勇气,那种救人于难的精神,在支撑着他们的行动。虽然很不幸,无情的江水吞噬了勇者,但他们的无畏的精神为这个时代做出了榜样,让这个渐渐冷漠的社会,在继续冷漠下去前有了一些惊醒。我为我的家乡能有这样的英雄,而无比自豪。

但是,一边是舍身成仁的英雄,一边就是拿馒头去蘸英雄刚流的滚烫的鲜血的麻木冷漠之徒。那张让人震惊和愤怒的“挟尸要价照”已经传遍了网络,有人说这张照片反映出的残酷一点不逊于任何流血的战争。是啊,你怎么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是舍己救人的英雄被吊在船边、泡在水下,而船上的人不是在急切的救人,却像是在讨价还价。一个人要怎样才能麻木、残忍到这个地步,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文明为什么到了今天,还在上演这样可耻的一幕!

被这种反差交织,我有种说不出来的痛苦。

再想想几周前同样让人震惊和愤怒的“上海钓鱼执法事件”,你会看到现在的国人的道德之沦丧,已经到了多么恐怖的程度。为了钱,无论是什么样让人诧异的事情,他们都做得出来。为了钱,他们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悲凉啊!

今天政府部门出来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调查结果。虽然在很多人看来,对挟尸要价者陈波的处罚太轻,但终归惩罚还是来了,而且我想道德上的谴责还会从四面八方强烈的涌来。对英雄壮举的赞扬和崇敬,对无耻之徒的鞭笞和惩罚,只是开始,接下来对正气的宣扬和催人反思的讨论还会继续,我想这才是整件事情的终极意义。不管是政府,还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让这个社会多一些爱和勇气,而少一些残忍和铜臭。

长江啊,养育我的母亲河,你还在远方默默地流淌,下一次见到你时,会有怎样的感叹呢。

在Atlanta机场蹭网通宵的日子

想写这篇,一方面是因为曾经在Atlanta机场熬过好几个通宵,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看到一篇《在杭州机场免费上网》的文章。其实还没看正文,就大概猜出是怎么回事了,因为我曾经在Atlanta的Hartsfield-Jackson机场也发现过相似的漏洞,而且也正是找Google帮的忙。

记得有一次是要乘坐一早的航班,大概是7点的吧,所以头天晚上就到了机场。刚开始机场里人还是很多,可能是晚上到港的航班还比较多,慢慢的人就越来越少了,人基本上集中在了机场内的一个大厅。那个大厅本来有不少沙发,但因为没经验,没提前抢,很早就一个也没了。不少人都是和我一样,为了省钱,不去住机场附近的旅馆,而是就在机场里的沙发上凑合一宿。

因为早准备要苦熬一夜了,也没打算睡觉,找人家打了烊的餐厅借了把椅子,打开我的T60,开始一集集地播放准备好的《Friends》。可是放久了,看疲了,也想干点别的提精神的啊。于是打开winkawaks,打打97,玩玩Metal Slug。没多久也快顶不过困意了。

怎么办?要是能上网就好了。Atlanta的机场倒是有无线网络可用,而且信号很好,可是连上一看,并没有免费的可用。虽然有几家不同的公司提供服务,但基本上价格都在7~8 USD/Day。想想天亮也就几个小时的事情了,花掉这钱可真是不甘心啊。

于是无聊地开始逛机场的网站。反正当时是把那个网站全翻了一遍,不停地查航班什么的。就在无意间,突然发现Google的主页居然可以打开。要知道访问别的页面的时候,都会全部自动跳回机场的主页,要求你购买Internet Access。打开Google主页也就罢,发现还真可以搜索,但再一点搜索结果,就不行了,重新跳回机场主页。

要是能免费上Google,对于我这个重度Google产品使用者来说,和能上网不是一回事吗,大喜过望。马上输入gmail.com,正在欣喜,居然跳回了机场主页。晕,再输入mail.google.com,还是不行。原来gmail是不能直接访问的。再试Google Reader,也不行。明白了,原来只是让你搜索,这样搜到结果又总不能访问的时候,你还不终于决定买它个access啊。

正想放弃,又顺手把Google的众多服务链接都点了下,意外发现Google Group可以打开,太好了,这不相当于可以上以海量记的论坛吗!虽然真正有趣的论坛在这的并不多,可是总算找了个突破口啊。接下来自然不用说,N爽。

故事到这还没完。脑子里火花飞转,既然可以用Group,那就是可以用Gmail啊!只要新建一个group,把要收信的人直接加为成员,在group里发个帖子,不就是给他/她发信了吗,而且对方还可以回信,回的信就在group里做为帖子显示了。而且group里添加成员的时候,还有联系簿的提醒,哈哈,完整了。

可惜那会儿还没有Google Apps Engine,自然也没有GAppProxy,不然也许真的就可以无限制上网了。

环美旅行

距离上一篇博文,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这是因为7月,8月,一直到9月10号,我和立立完成了一次梦幻般的环美旅行,踏遍美国的东西南北,行程超过1万英里!

为了好好记录这次旅行,新建了一个网站,叫做“青与立的环美旅行”,地址:http://qingandlily.com,专门用来记录这次的旅行。

内容正在丰富中,欢迎访问!

想去远行

想去远行,想去遥远的地方旅行。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在没人走的小道穿行。

想去远行,想去从来不曾想像的地方旅行。去追寻失去的乐园,去遗忘不灭的苦楚。

想去远行,想去路的尽头旅行。在无法前进的天涯,遥望更远处永远也看不清的远离。

想去远行,想去有最炽烈的阳光的地方旅行。也许永远也找寻不到,可是那是如此的不能放弃。

想去远行,想去有冰的地方旅行。从最陡峭的冰山上滑落,在最单薄的冰面踏过。

想去远行,想去遥远的地方旅行……

习惯养成

鼠标左键又坏了,和在这之前弄坏的两个Logitech MX 700一样,单击变双击,或者有时按不出来。估计是我按左键的角度和姿势有问题。

本来房间里有一个Logitech MX Revolution,但实在舍不得拆封。网上找了半天,又没有好的鼠标的deal。于是凑合一下,到控制面板里把鼠标的左右键给变换了一下,左击变右击,右击变左击。

一直用中指击“左”键,这样会习惯吗?

事实上很快就习惯了,而且食指可以腾出来专门按中键了,这对Firefox来说其实是很有用的,因为要频繁地按中键来”Open link in New Tab”和”Close Tab”。两个星期下来,一抓到鼠标就自动地去把右键当左键按了。想了下,正是因为在Firefox里频繁地训练这种新的按键方式,很快就适应了新的鼠标击键习惯。

习惯其实不是很难养成,关键还是看能不能把新的方式训练成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