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我的生活

你好,2012

上一篇博客还是2011年8月份写的,记得本来9月1号那天想写一篇博客来着,可是突发的事情打乱了一切。后来的几个月每每想“提笔”,就总有一个懒字在眼前晃,就这样,转眼2012年也到了。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一件事情如果你想做,就得赶快,趁早。周遭的一切都在剧烈的变化,今天还在感动万分,明天可能就会记忆模糊,后天新的事情已经在催促你忘掉今天了。无论是一篇游记,一行代码,一道美食,一段感情,如果不及时把握心里那股躁动,几天、几个月、半年过去,就都淡了,冷却了,模糊了,遗忘了。

所以,我的2012要有一些不一样,那些曾经想做却一直没做的事情,要么彻底放弃,要么认真做完,不再留给未来。

何况,大家都在调侃,2012一到谁知道还有没有未来呢。

2012,用一个不一样的开始,迎接一个不一样的结尾吧。

记7月26日夜帝都暴雨

窗外暴雨滂沱倾泄,疯狂的雷电仿佛要映亮这个黑夜。
不远处,高楼却灯火熄灭,试图让这漆黑更无边界。
可不要忘了,苦难者正悲戚抽咽,人心早已愤怒难却。
请不要百般遮掩,再视人民如草芥。
请不要千方回避,仍奉和谐为圭臬。
如果你们还有良心,请让真相来得猛烈。
如果你们还有底线,请让公正重回世界。

只“盐”片语

晚上去超市买东西,当然,此时此景,顺便也“察盐观色”一下。

到了超市里,发现果然人很多。此行刚好要买白砂糖,找了一圈,发现居然就在食盐隔壁。既然看到了盐架子,于是就瞄了一眼。发现1.8元的普通盐已经售磬,只剩一种28元的高档盐。旁边的大妈正在埋怨她的老公,说“让你昨天就买吧”,那位老公一脸愁容,估计他们家今夜无人入睡。

我继续挑我的白糖,却发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有人还没看清楚,见我手上拿着一包白色颗粒物,恨不得就要上来抢。但仔细一看,原来是白糖不是盐,于是作罢。我不敢在糖堆前久呆,拿了一包绵砂糖放在推车里,就往旁边走去。这时又来了一拨刚下班赶来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啊,怎么只有这么贵的盐了!”“别管了先拿一包吧。”

挑完东西去结账,发现不断还有人行色匆忙地进来,而且进来就问盐在哪,得知已经卖完,顿时一脸失望。我感觉到整个超市里洋溢着一股忧伤,嗯,咸咸的忧伤。

传说中的抢腊肉、抢盐津铺子并没有看到,但回来看到有人说,在别的超市里,咸菜区已经只剩低盐榨菜。好一个重口味的周四夜晚!

下午在微博上创作了的一段“盐论”,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没有盐论自由的国度,向来只许你甜盐蜜语,谁敢忠盐逆耳,马上说你危盐耸听,无端施以盐刑峻法。你要么趋盐附势,要么厚盐无耻,再有敢义正盐辞者,立刻使你因盐获罪。可未曾想,如此世态盐凉下,无知者不过三盐两语,竟使得谣盐四起,社会乌盐瘴气,国家盐面扫地。悲,一盐兴邦,一盐丧邦?

高铁的初步印象

  1. 车次特别多。因为将来高铁要实现公交化,因此车次特别多,如果到火车站到得早,可以尝试改签,提前出发。
  2. 登车非常快。类似于地铁的自助刷票过卡,乘手扶电梯下到站台后即可登车。目前我看到的武汉站、北京南站、无锡站、上海虹桥站的设计均是如此,应该全国都是统一的。
  3. 停靠时间短。由于简化了登车过程,火车到站后的停靠时间也比较短。但这点并不绝对,也有因为路上节约了时间,在某站多停一会儿的情况。
  4. 停靠的准确性有待提高。在无锡站,高铁列车居然开过了站台的指示位置,排好队的人群一下大乱,我和我周围的乘客不得不狂奔100多米赶过去。
  5. 车站给出的车厢顺序居然会反。这辆G7307实际是倒排的,8车厢在头,1车厢在尾,而车站指示牌上显示的是反的。导致大家狂奔100米赶过去后,还在车厢里走了好几节。
  6. 火车启动加速时,感觉车头在上升。往车头走就好像在爬上坡。
  7. 车速的确非常快。目前经历到的最快时速是345km/h。

火车来了,没有想停的意思:

车厢提示反了,177km的时速了,大家还没走到座位:

经历的最高时速345km/h:

重生

说重生有点夸张,但是也比较切合了。当然我说的是网站的重生。

之前的空间是共享IP,用了那么久一直都无事,没想到去年也乘着网络“红风”,给封锁了。我自己的和朋友们的站点当然没有什么不得了的需要封锁的,但同一IP下其它人挂的问题网站就真多了去了。被株连地封锁真不爽。

总算抽出时间,挪了窝。搬家的工作真麻烦,即使是虚拟的搬家。一边要突破封锁,一边要重新配置,好不手忙脚乱。

好了,既然现在访问和管理都方便了,更新的频率也会跟上来的。嗯,憋了很多话题要写,且看我慢慢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