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我的生活

爸爸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爸爸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一场普通的细菌感染会引致感染性心内膜炎,然后就这样夺走爸爸的生命。5年前还算成功的心脏手术,5年后仍然没有让爸爸的心脏抵抗住所有侵袭。

爸爸住院治疗的那一个月,每天都通过视频通话和他联系,查各种资料,给他分析病情,讲解检查报告上的数字,每天都告诉他指标在向好,疏解他的担忧和压力。

进入加护病房前的那个晚上,他突然出现呼吸困难,看到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并伴随着大汗、咳痰,我的心像被刀刮着,但绝不能表现出忧虑,要给他信心,哪怕知道他的心脏已进入心衰的阶段。

那是最后有机会和他说话,即使也是隔着手机屏幕。进入加护病房两天后,妈妈突然打来电话,泣不成声地告诉我爸爸心脏突然停跳,正在抢救。

可惜抢救的努力失败了,奇迹没有发生,爸爸在6月14日的下午离开了这个世界。

失去至亲的痛,只有在失去的那一刻才能真正体会。在回家的火车上我痛哭流涕,难以自已。回家的路走得太少了,以为有的是时间,可有些事却是再也没有机会。

回到家,家里还堆着爸爸住院前给他买的牛奶和气泡水。一想到以后他再以喝不到我给他买的水了,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家里的点滴都是回忆,爸爸用的茶杯,种的兰草,墙上的照片。一想到这些都是最后的遗留,心里都无比的难受。

爸爸辛苦工作了一辈子,身心都太累了。累垮的心脏在退休后一再遭受重创,想到爸爸承受的这些磨难,真的很难过,心绪也难平。惟愿天国里再没有这些痛苦。

爸爸走了,如今更加体会到他一直扛着的家庭责任。惟有做好所有事情,照顾好所有家人,才不辜负他的期待。

爸爸走了,但无数个回忆的片段不会磨灭,无数个相处的瞬间历久弥新。对你的思念不会停止,你未竟的心愿我会一件一件为你完成。

爸爸,你依旧还在,你并未走远。你在天上,也在我心里。

我的背包

backpack

其实七月底的某天,我那个Nike的双肩背包,就背了七年了。

时间太久远,具体是哪天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当然,如果我真的想搞清楚,还是有办法查的,因为只要查到第一次拿到美国的签证是几号,再推算一下就可以弄清,但我此刻却没了那个动力。

年初的时候,就想写这篇博客来着,因为正好可以合上那句“背了六年半”的歌词。只是一拖再拖,终于背满了七年,才不想再拖下去。很多时候,一些事情不做并不是因为不想,Todo List也一直在提醒,但我却会选择快速关上,或者选择另一件紧急却并不重要的事情先做,真是奇怪。

这七年来,唯一和我一直相伴的,大概就是这个背包了,不论是在穿越北极的班机里,还是在高速南下的列车上。每一次出行,它都总能把我最在意的物品归整在一起,保护到下一个目的地。我几乎忘了它的存在,却离不开它的无时不在。“它已熟悉我的汗,它是我肩膀上的指环”——是的,此刻的我才完全明白这些歌词的含义。

终于,它还是开始磨坏了。在和我身体接触最紧密的地方,从破口,跳丝,到大面积地崩线,我越小心翼翼,却越不能阻止破损的面积越来越大。有天我试图把缺口裁剪一下,裁剪得好看一点,像是本来就有个缺口。可惜,裁剪完的边缘变得倒刺横生,就算隔着衣服,也能让我的后背时不时被扎痛。我不死心,用火苗去烫那些网丝的倒刺,居然很有效,尖刺熔化收缩起来,变成一个个圆团,没了锋利,倒显得圆滑。可是没多久,圆滑磨尽,那天它偷偷地在我后背上,把衣服刮得满目疮痍。

是的,我知道虽然它“旧得很好看”,但我不会让它“陪着我腐烂”了。于是,我想找一个和它一模一样的背包。我去淘宝搜索,我去门店寻觅,很可惜,Nike已经用新的款式替代了它。那些新版要么花样翻新变得五颜六色,要么节省材料减少配置,再没有像它一样能装耐用没有多余的修饰的款了。

惯性的力量总是很强大,一旦当你已经养成习惯,你就失去了尝试其它的力气。其实在买那个Nike的同一天,我还买了一个Adidas的单肩包,只是这些年来,这个包我总是不能喜欢上,总觉得没有双肩省力,不够能装东西,无法分类仔细,哪怕其实更结实更耐用。

但是从六年半已经拖到七年了,我知道是必需换一个新背包的时候了。既然时间已经改变了设计,我不应该再纠结哪个款型。那天京东的促销,我终于又找到了一个非常满意的Targus双肩包,Macbook Air放在里面严丝合缝,手机也有了专门的口袋,拉链变得更容易滑动,肩带也更加宽厚省力。我已经开始“每一天陪它上班”了。

只是我不知道这个新款背包能否再陪伴我七年,再陪我去地球上那些我还没踏足过的地方留下痕迹。又或者我不该去担心这些问题,在未来的某一天,或许它“摩擦留下的图案”,“却成为我身体另一半”吧。

我已经迫不及待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记首次骑行刷北京二环

今晚终于完成了一直以来的夙愿,骑车绕北京二环线一圈,总行程41.6公里,耗时2小时32分。

其实北京二环线的标准长度只有32.7公里,但因为二环线不是标准的环型,在辅路上走,以及走错路都会增加不少距离。由于车的性能有限(200块钱的普通自行车),耗时长了点,不过也反而延长了运动时间、加大了运动量。

完整路径大概是这样,从公安大学正门出发,沿白云路上复兴路,从复兴门桥开始正式上二环线外环辅路,向南经过西南二环(西便门桥-天宁寺桥-广安门桥-白纸坊桥-菜户营桥)转上南二环,然后沿南二环(右安门桥-开阳桥-陶然桥-永定门桥-景泰桥-玉蜒桥-左安门桥)一路直奔东二环,再沿东二环(光明桥-广渠门桥-东便门桥-建国门桥-朝阳门桥-东四十条桥-东直门桥-东直门北桥)北上,接上北二环(小街桥-雍和宫桥-安定门桥-钟楼北桥-德胜门桥-积水潭桥),再转回西北二环(西直门桥-官园桥-阜成门桥-月坛北桥-月坛南桥),最后回到复兴门桥。

由于是初次刷二环,中间在西直门桥那里果然还是走错了路,误拐上了西直门北大街,还好发现得快,在文慧桥下面调了个头又骑回了西直门。南二环最东面的玉蜒桥也有点诡异,过那个桥的大弯后,完全失去了方向判断,我一度还以为走错了路,沿北去了,结果用导航一看,发现还在向东前行,并没乱。

整圈下来,发现陶然桥附近的绿化是最好的,显然是沾了陶然亭公园的光,不过哪怕是路南面的小区也有不少树,感觉很好。骑行最顺的是东二环,如果没记错,红绿灯出现的次数最少,尤其后段,辅路基本上就挨着主路,自行车道也不用拐进拐出得折腾。北二环过了安定门桥后有一段沿着护城河的单独的自行车道非常赞,完全不受汽车的影响,但可惜过了德胜门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了。

从去年常刷奥园(一圈大概是10公里)开始,今年慢慢增加了骑车的长度。今年沿长安街-前门大街线已经走了好多次,尽量每次走得远一些再回转,最长的一次刷了25公里。西三环-西外大街-西二环-复兴路线(15公里)也刷了一次,感觉良好。8月4号那天一口气沿长安街-东三环-平安大街-西三环-长安街刷了一圈,35公里,基本上感觉刷二环已经是不在话下了,于是今天就一口气拿下了二环。

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刷三环了。以前开车绕三环线走过一圈,大概是50公里的样子,其实比今天的行程多了不到10公里而已,相信拿下基本上不成问题。至于四环、五环、六环嘛……得要考虑是不是要鸟枪换炮来个全碳纤维的跑车再去攻了。

2011年看的所有电影

要不是表弟告诉我最新的影讯,都差点忘了要写这篇博客。每年初都回顾一下去年看过的电影,是一个保持了5年的习惯,今年也不例外。

如今的电影市场越来越繁荣,同学聚会时,大家的话题也总是会集中到最新的大片小片科幻片爱情片。但我却那些“大制造”越来越不敢兴趣,宁可多少年后,盖棺论定了,或者争议不断了,再去一探究竟。

所以这份清单里,除了《让子弹飞》,几乎没有一部新档上市的,但老实讲,我相信《大红灯笼高高挂》一定比谋子那什么新片要精彩多了。

2011年看的最后一部电影《Middle Men》倒是还有点意思,据说是基于真实故事改编的,讲的是最早用互联网做色情生意的几个家伙的故事。当然了,其实是纯粹的商业片,不用太较真情节好坏。想说的是,想想互联网的早期真的是非常精彩,各种机会遍地都是,不过如果你我在94年就接触到互联网,会想到去网上开店卖书吗,或者做一个二手货交易网站,或者做一个色情网站,或者还是做所有这些网站的支付平台,当一个Middle Man呢?

  1. 让子弹飞
  2. 霍元甲
  3. 2012
  4. 倔强的萝卜
  5. Atonement
  6. Ocean’s 13
  7. 大红灯笼高高挂
  8. Tarzan
  9. 线人
  10. 兄弟
  11. 最后判决
  12. Please Vote For Me
  13. Meet the Parents
  14. 逃学威龙
  15. The Object Of My Affection
  16. Middle 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