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我的生活

终于正面对决新冠病毒

Aurogra overnight delivery 2022年12月,新冠病毒爆发的3年后,我终于在北京亲身感受到了它。接下来,计划分几篇文章来记录一下这一波病毒冲击下的真实故事和经验教训。那么先从我们全家人的感染过程说起吧。

http://littlemagonline.com/tag/guerrero-gallery/ 第一天——嗓子异常,抗原异常

周四(12-8)的下午,突然觉得嗓子有些不舒服,问家人也都有类似的感觉,甚至还比我严重。

晚饭完等宝宝睡着后,先给我妈做了抗原测试。起初看了单一条的C红线还挺高兴——阴性。没想到过了10多分钟,T红线竟然隐约闪现。虽然很淡,但已经明显可以观察到。至此家里第一个阳性出现,而因为前期的疫情严重,我妈其实已经居家20几天没出门,竟然也还是阳了。

第一支抗原测试阳性

好在我和老婆测试都是阴性,当晚虽然心中忐忑,还是有些暗暗心惊,没想到病毒说来就真的来了。

第二天——发烧,疼痛

周五(12-9),我仍然只是嗓子不舒服,也不觉得疼痛,就是有种说话说久了后的那种沙哑感。但老婆这一天已经不对了,直接开始发烧,头痛,勉强能活动。不过她早上测抗原依旧是阴性。而单独隔离在房间的我妈已经开始了她昏睡、低烧、干咳、头痛、眼痛、鼻痛的一天,还好有储备的泰诺,还能撑过去。而我家宝宝就厉害了,一整天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依旧的活蹦乱跳。

第三天——高烧,身体酸软

周六(12-10)成了这次感染进程中最艰难的一天。早上起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身体感到一阵酸软,头也晕乎乎的。因为宝宝的妈妈和奶奶都已经隔离在房间,症状最轻的我只好戴上口罩在客厅带宝宝。但到了中午已经明显感觉到体温上来了,一测果然已到37.5,马上测抗原,果然T线是秒红,红得发艳。后面整个下午人一直处于这样的低烧状态。傍晚时分,最高烧到了38.4。感觉已经不能再忍的我,吃了一颗对乙酰氨基酚退烧。效果确实明显,40分钟左右,大汗出尽,体温回落,精神状态也恢复回来。

测试液流过T线秒红,红得发艳

老婆这一天基本上已经进入了最严重的状态。一整天的高烧,一度烧至39.2,基本只能全天卧床休息。吃布洛芬退烧,也基本只能降到38.5左右。而我妈则似乎开始有所好转,体温回落,精神状态好了许多,症状开始转为喉咙痛与积痰。而小宝宝还是生龙活虎,既为她高兴,也开始隐隐有些担忧。

第四天——咳嗽,高烧

周日(12-11)三个大人的情况都开始向好。老婆不再持续高烧,基本维持在37-38之间的低烧,总算也可以下床活动了,但咳嗽的症状开始出现。我妈的症状也基本全部转向了咳嗽。而我这一天,也基本不再发烧,也转向咳嗽。这种咳嗽和平常咽喉发炎时不一样,像是喉咙被针突然扎了一下,就开始控制不住地持续咳嗽。感觉是免疫系统在咽喉部位和病毒干仗,然后释放了什么物质刺激到附近的神经,然后身体反射式地引发咳嗽,从而排出混杂着死病毒的痰液。

这一天也开始让人揪心起来,因为宝宝终于还是有症状了。早起她就有点鼻塞,并开始咳嗽,说起来她出生这2年多,我还从来没见她怎么咳嗽过,显然不对劲。到了下午,已经进展到发烧,并且一度烧到了39.1。立即准备给她喂服儿童版泰诺混悬液。虽然她不肯喝,几个大人还是合力强行给灌了进去。用药后体温降至了38左右,午睡醒后还降到过37以下。不过到了傍晚时分,大概是药效已过,体温再次上升,又来到了38.5,不得不再次强行喂服儿童泰诺,到睡前体温也再次得到控制。这晚宝宝睡前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小床上乱滚一阵,几乎是倒头即睡,显然是身体太过不适。这一夜不断醒来给她测体温,基本一直维持在38左右,没有再高,也没有降到正常。

第五天——持续咳嗽

周一(12-12)三个大人基本上已能恢复平常生活状态,除了那持续不断地剧烈咳嗽。不知道这一天我们身体干死了多少病毒,也不知道咳出了多少病毒,总之就是三个人轮流持续地咳嗽、咳痰、喝水、恢复正常,再咳嗽、再咳痰、再喝水、再恢复正常。

焦点还是在宝宝身上。从6点她就不肯再睡了,一测体温又到了39.2,把泰诺悄悄弄到吸管杯里骗她喝了一口,她发觉不对后怎么也不肯再喝。这一口也还起了点效,7点时体温也回到了38.4,但倔强的她也不睡了,非要一直坐着。持续到7点40分,体温再次回升至39.2,决定还是要采取强制措施,几个大人再次强行将药灌进了她的嘴里。喝完药,她再也支持不住地睡着了。后面一整天始终处于低烧状态,在37.8-38.3之间徘徊,也没有再给她喂药。

第六天——依旧咳嗽

周二(12-13)咳嗽继续成为日常,每当你感觉这个症状已经基本好转的时候,总能再给你安排一次剧烈的突袭。我妈作为咱家的首阳,又测了一次抗原,结果还是深红,我们也不再浪费抗原了,静待症状彻底消失再说。

宝宝这一天也终于不再发烧了,除了偶尔轻微的咳嗽,这个可爱的小宝贝又回到了活蹦乱跳的状态,真为她高兴!

第七天——仍然咳嗽

周三(12-14)所有四个人都还会咳嗽,但宝宝是最轻的。胜利就在眼前。

第八天——转阴

周四(12-15)早上再次测试抗原,我仍旧还是阳性,但我妈已经转阴了!历经整整一周的病程后,终于重现一条杠。我和老婆还在继续咳嗽中,仍然阳性也不意外了,好在咳嗽的频次已经明显降低。从发烧测出阳性到转阴,看来满七天还是一道槛,还是得过。

终于出现第一支转阴的抗原测试

估计明天我和老婆都会转阴了,宝宝虽然没有给她测,但她早已恢复那个生龙活虎的状态。就目前情况来看,儿童对病毒的反应相对还是小的。

至此,这一波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种的感染,在我家算是要走入尾声了。北京这一波疫情高峰真的是来得又急又快,只是没想到我们家真的这么快就全被感染上了。不过好的一面是,因为自然感染而获得的免疫力,可以保护我们几个月内免受疫情之苦了。某种程度上,也是「早感染,早解脱」吧。

接下来,还准备再复盘一下这次感染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因为几个关键时点没有耽误,避免了各种麻烦。

且待我随后更新。

更新@20221216:第九天,周五(12-16)。如预期的那样,下午做抗原测试,我和老婆顺利转阴性了。

爸爸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爸爸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一场普通的细菌感染会引致感染性心内膜炎,然后就这样夺走爸爸的生命。5年前还算成功的心脏手术,5年后仍然没有让爸爸的心脏抵抗住所有侵袭。

爸爸住院治疗的那一个月,每天都通过视频通话和他联系,查各种资料,给他分析病情,讲解检查报告上的数字,每天都告诉他指标在向好,疏解他的担忧和压力。

进入加护病房前的那个晚上,他突然出现呼吸困难,看到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并伴随着大汗、咳痰,我的心像被刀刮着,但绝不能表现出忧虑,要给他信心,哪怕知道他的心脏已进入心衰的阶段。

那是最后有机会和他说话,即使也是隔着手机屏幕。进入加护病房两天后,妈妈突然打来电话,泣不成声地告诉我爸爸心脏突然停跳,正在抢救。

可惜抢救的努力失败了,奇迹没有发生,爸爸在6月14日的下午离开了这个世界。

失去至亲的痛,只有在失去的那一刻才能真正体会。在回家的火车上我痛哭流涕,难以自已。回家的路走得太少了,以为有的是时间,可有些事却是再也没有机会。

回到家,家里还堆着爸爸住院前给他买的牛奶和气泡水。一想到以后他再以喝不到我给他买的水了,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家里的点滴都是回忆,爸爸用的茶杯,种的兰草,墙上的照片。一想到这些都是最后的遗留,心里都无比的难受。

爸爸辛苦工作了一辈子,身心都太累了。累垮的心脏在退休后一再遭受重创,想到爸爸承受的这些磨难,真的很难过,心绪也难平。惟愿天国里再没有这些痛苦。

爸爸走了,如今更加体会到他一直扛着的家庭责任。惟有做好所有事情,照顾好所有家人,才不辜负他的期待。

爸爸走了,但无数个回忆的片段不会磨灭,无数个相处的瞬间历久弥新。对你的思念不会停止,你未竟的心愿我会一件一件为你完成。

爸爸,你依旧还在,你并未走远。你在天上,也在我心里。

我的背包

backpack

其实七月底的某天,我那个Nike的双肩背包,就背了七年了。

时间太久远,具体是哪天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当然,如果我真的想搞清楚,还是有办法查的,因为只要查到第一次拿到美国的签证是几号,再推算一下就可以弄清,但我此刻却没了那个动力。

年初的时候,就想写这篇博客来着,因为正好可以合上那句“背了六年半”的歌词。只是一拖再拖,终于背满了七年,才不想再拖下去。很多时候,一些事情不做并不是因为不想,Todo List也一直在提醒,但我却会选择快速关上,或者选择另一件紧急却并不重要的事情先做,真是奇怪。

这七年来,唯一和我一直相伴的,大概就是这个背包了,不论是在穿越北极的班机里,还是在高速南下的列车上。每一次出行,它都总能把我最在意的物品归整在一起,保护到下一个目的地。我几乎忘了它的存在,却离不开它的无时不在。“它已熟悉我的汗,它是我肩膀上的指环”——是的,此刻的我才完全明白这些歌词的含义。

终于,它还是开始磨坏了。在和我身体接触最紧密的地方,从破口,跳丝,到大面积地崩线,我越小心翼翼,却越不能阻止破损的面积越来越大。有天我试图把缺口裁剪一下,裁剪得好看一点,像是本来就有个缺口。可惜,裁剪完的边缘变得倒刺横生,就算隔着衣服,也能让我的后背时不时被扎痛。我不死心,用火苗去烫那些网丝的倒刺,居然很有效,尖刺熔化收缩起来,变成一个个圆团,没了锋利,倒显得圆滑。可是没多久,圆滑磨尽,那天它偷偷地在我后背上,把衣服刮得满目疮痍。

是的,我知道虽然它“旧得很好看”,但我不会让它“陪着我腐烂”了。于是,我想找一个和它一模一样的背包。我去淘宝搜索,我去门店寻觅,很可惜,Nike已经用新的款式替代了它。那些新版要么花样翻新变得五颜六色,要么节省材料减少配置,再没有像它一样能装耐用没有多余的修饰的款了。

惯性的力量总是很强大,一旦当你已经养成习惯,你就失去了尝试其它的力气。其实在买那个Nike的同一天,我还买了一个Adidas的单肩包,只是这些年来,这个包我总是不能喜欢上,总觉得没有双肩省力,不够能装东西,无法分类仔细,哪怕其实更结实更耐用。

但是从六年半已经拖到七年了,我知道是必需换一个新背包的时候了。既然时间已经改变了设计,我不应该再纠结哪个款型。那天京东的促销,我终于又找到了一个非常满意的Targus双肩包,Macbook Air放在里面严丝合缝,手机也有了专门的口袋,拉链变得更容易滑动,肩带也更加宽厚省力。我已经开始“每一天陪它上班”了。

只是我不知道这个新款背包能否再陪伴我七年,再陪我去地球上那些我还没踏足过的地方留下痕迹。又或者我不该去担心这些问题,在未来的某一天,或许它“摩擦留下的图案”,“却成为我身体另一半”吧。

我已经迫不及待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记首次骑行刷北京二环

今晚终于完成了一直以来的夙愿,骑车绕北京二环线一圈,总行程41.6公里,耗时2小时32分。

其实北京二环线的标准长度只有32.7公里,但因为二环线不是标准的环型,在辅路上走,以及走错路都会增加不少距离。由于车的性能有限(200块钱的普通自行车),耗时长了点,不过也反而延长了运动时间、加大了运动量。

完整路径大概是这样,从公安大学正门出发,沿白云路上复兴路,从复兴门桥开始正式上二环线外环辅路,向南经过西南二环(西便门桥-天宁寺桥-广安门桥-白纸坊桥-菜户营桥)转上南二环,然后沿南二环(右安门桥-开阳桥-陶然桥-永定门桥-景泰桥-玉蜒桥-左安门桥)一路直奔东二环,再沿东二环(光明桥-广渠门桥-东便门桥-建国门桥-朝阳门桥-东四十条桥-东直门桥-东直门北桥)北上,接上北二环(小街桥-雍和宫桥-安定门桥-钟楼北桥-德胜门桥-积水潭桥),再转回西北二环(西直门桥-官园桥-阜成门桥-月坛北桥-月坛南桥),最后回到复兴门桥。

由于是初次刷二环,中间在西直门桥那里果然还是走错了路,误拐上了西直门北大街,还好发现得快,在文慧桥下面调了个头又骑回了西直门。南二环最东面的玉蜒桥也有点诡异,过那个桥的大弯后,完全失去了方向判断,我一度还以为走错了路,沿北去了,结果用导航一看,发现还在向东前行,并没乱。

整圈下来,发现陶然桥附近的绿化是最好的,显然是沾了陶然亭公园的光,不过哪怕是路南面的小区也有不少树,感觉很好。骑行最顺的是东二环,如果没记错,红绿灯出现的次数最少,尤其后段,辅路基本上就挨着主路,自行车道也不用拐进拐出得折腾。北二环过了安定门桥后有一段沿着护城河的单独的自行车道非常赞,完全不受汽车的影响,但可惜过了德胜门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了。

从去年常刷奥园(一圈大概是10公里)开始,今年慢慢增加了骑车的长度。今年沿长安街-前门大街线已经走了好多次,尽量每次走得远一些再回转,最长的一次刷了25公里。西三环-西外大街-西二环-复兴路线(15公里)也刷了一次,感觉良好。8月4号那天一口气沿长安街-东三环-平安大街-西三环-长安街刷了一圈,35公里,基本上感觉刷二环已经是不在话下了,于是今天就一口气拿下了二环。

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刷三环了。以前开车绕三环线走过一圈,大概是50公里的样子,其实比今天的行程多了不到10公里而已,相信拿下基本上不成问题。至于四环、五环、六环嘛……得要考虑是不是要鸟枪换炮来个全碳纤维的跑车再去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