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正面对决新冠病毒

http://thehistoryhacker.com/2012/05/ 2022年12月,新冠病毒爆发的3年后,我终于在北京亲身感受到了它。接下来,计划分几篇文章来记录一下这一波病毒冲击下的真实故事和经验教训。那么先从我们全家人的感染过程说起吧。

where can i buy isotretinoin from 第一天——嗓子异常,抗原异常

周四(12-8)的下午,突然觉得嗓子有些不舒服,问家人也都有类似的感觉,甚至还比我严重。

晚饭完等宝宝睡着后,先给我妈做了抗原测试。起初看了单一条的C红线还挺高兴——阴性。没想到过了10多分钟,T红线竟然隐约闪现。虽然很淡,但已经明显可以观察到。至此家里第一个阳性出现,而因为前期的疫情严重,我妈其实已经居家20几天没出门,竟然也还是阳了。

第一支抗原测试阳性

好在我和老婆测试都是阴性,当晚虽然心中忐忑,还是有些暗暗心惊,没想到病毒说来就真的来了。

第二天——发烧,疼痛

周五(12-9),我仍然只是嗓子不舒服,也不觉得疼痛,就是有种说话说久了后的那种沙哑感。但老婆这一天已经不对了,直接开始发烧,头痛,勉强能活动。不过她早上测抗原依旧是阴性。而单独隔离在房间的我妈已经开始了她昏睡、低烧、干咳、头痛、眼痛、鼻痛的一天,还好有储备的泰诺,还能撑过去。而我家宝宝就厉害了,一整天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依旧的活蹦乱跳。

第三天——高烧,身体酸软

周六(12-10)成了这次感染进程中最艰难的一天。早上起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身体感到一阵酸软,头也晕乎乎的。因为宝宝的妈妈和奶奶都已经隔离在房间,症状最轻的我只好戴上口罩在客厅带宝宝。但到了中午已经明显感觉到体温上来了,一测果然已到37.5,马上测抗原,果然T线是秒红,红得发艳。后面整个下午人一直处于这样的低烧状态。傍晚时分,最高烧到了38.4。感觉已经不能再忍的我,吃了一颗对乙酰氨基酚退烧。效果确实明显,40分钟左右,大汗出尽,体温回落,精神状态也恢复回来。

测试液流过T线秒红,红得发艳

老婆这一天基本上已经进入了最严重的状态。一整天的高烧,一度烧至39.2,基本只能全天卧床休息。吃布洛芬退烧,也基本只能降到38.5左右。而我妈则似乎开始有所好转,体温回落,精神状态好了许多,症状开始转为喉咙痛与积痰。而小宝宝还是生龙活虎,既为她高兴,也开始隐隐有些担忧。

第四天——咳嗽,高烧

周日(12-11)三个大人的情况都开始向好。老婆不再持续高烧,基本维持在37-38之间的低烧,总算也可以下床活动了,但咳嗽的症状开始出现。我妈的症状也基本全部转向了咳嗽。而我这一天,也基本不再发烧,也转向咳嗽。这种咳嗽和平常咽喉发炎时不一样,像是喉咙被针突然扎了一下,就开始控制不住地持续咳嗽。感觉是免疫系统在咽喉部位和病毒干仗,然后释放了什么物质刺激到附近的神经,然后身体反射式地引发咳嗽,从而排出混杂着死病毒的痰液。

这一天也开始让人揪心起来,因为宝宝终于还是有症状了。早起她就有点鼻塞,并开始咳嗽,说起来她出生这2年多,我还从来没见她怎么咳嗽过,显然不对劲。到了下午,已经进展到发烧,并且一度烧到了39.1。立即准备给她喂服儿童版泰诺混悬液。虽然她不肯喝,几个大人还是合力强行给灌了进去。用药后体温降至了38左右,午睡醒后还降到过37以下。不过到了傍晚时分,大概是药效已过,体温再次上升,又来到了38.5,不得不再次强行喂服儿童泰诺,到睡前体温也再次得到控制。这晚宝宝睡前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小床上乱滚一阵,几乎是倒头即睡,显然是身体太过不适。这一夜不断醒来给她测体温,基本一直维持在38左右,没有再高,也没有降到正常。

第五天——持续咳嗽

周一(12-12)三个大人基本上已能恢复平常生活状态,除了那持续不断地剧烈咳嗽。不知道这一天我们身体干死了多少病毒,也不知道咳出了多少病毒,总之就是三个人轮流持续地咳嗽、咳痰、喝水、恢复正常,再咳嗽、再咳痰、再喝水、再恢复正常。

焦点还是在宝宝身上。从6点她就不肯再睡了,一测体温又到了39.2,把泰诺悄悄弄到吸管杯里骗她喝了一口,她发觉不对后怎么也不肯再喝。这一口也还起了点效,7点时体温也回到了38.4,但倔强的她也不睡了,非要一直坐着。持续到7点40分,体温再次回升至39.2,决定还是要采取强制措施,几个大人再次强行将药灌进了她的嘴里。喝完药,她再也支持不住地睡着了。后面一整天始终处于低烧状态,在37.8-38.3之间徘徊,也没有再给她喂药。

第六天——依旧咳嗽

周二(12-13)咳嗽继续成为日常,每当你感觉这个症状已经基本好转的时候,总能再给你安排一次剧烈的突袭。我妈作为咱家的首阳,又测了一次抗原,结果还是深红,我们也不再浪费抗原了,静待症状彻底消失再说。

宝宝这一天也终于不再发烧了,除了偶尔轻微的咳嗽,这个可爱的小宝贝又回到了活蹦乱跳的状态,真为她高兴!

第七天——仍然咳嗽

周三(12-14)所有四个人都还会咳嗽,但宝宝是最轻的。胜利就在眼前。

第八天——转阴

周四(12-15)早上再次测试抗原,我仍旧还是阳性,但我妈已经转阴了!历经整整一周的病程后,终于重现一条杠。我和老婆还在继续咳嗽中,仍然阳性也不意外了,好在咳嗽的频次已经明显降低。从发烧测出阳性到转阴,看来满七天还是一道槛,还是得过。

终于出现第一支转阴的抗原测试

估计明天我和老婆都会转阴了,宝宝虽然没有给她测,但她早已恢复那个生龙活虎的状态。就目前情况来看,儿童对病毒的反应相对还是小的。

至此,这一波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种的感染,在我家算是要走入尾声了。北京这一波疫情高峰真的是来得又急又快,只是没想到我们家真的这么快就全被感染上了。不过好的一面是,因为自然感染而获得的免疫力,可以保护我们几个月内免受疫情之苦了。某种程度上,也是「早感染,早解脱」吧。

接下来,还准备再复盘一下这次感染前的各种准备工作,因为几个关键时点没有耽误,避免了各种麻烦。

且待我随后更新。

更新@20221216:第九天,周五(12-16)。如预期的那样,下午做抗原测试,我和老婆顺利转阴性了。

赵少康复出的震撼弹

二月一到,台湾的政坛就扔下一颗震撼弹——赵少康宣布回归国民党,即将参选中国国民党党主席,而未来应该也会参选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

如果你也了解震撼弹这个用词,那说明你也和我一样,平时比较关注台湾的政治时事,或许和我一样,经常看赵少康主持的《少康战情室》这个时政节目。据我所知,《少康战情室》的收视率和点击率还挺高的,前不久他们Youtube频道的订阅量也突破了100万。

国民党从去年韩国瑜败选后,一路似乎已经被打至绝境,无力翻身。民意代表也占少数,对各种政策只有呼喊叫骂几声的权利,几乎无法制衡民进党蔡英文当局。

赵的回归确实对蓝营来说,是一针强心剂。毕竟他的履历、能力、人脉、从政经验、政治立场应该都经得起考验。

不过他的参选还要先解决几个资格门槛。首先,他要恢复中国国民党党员身份,目前已经完成。其次,要成为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或中央评议委员,才能参选中国国民党党主席。中央委员要党代表大会选举产生,来不及,只有中评委可以党主席特聘,马上就能操作。至于还有没有附加条款,比如至少要恢复党籍一年以上之类的,则要看在任党主席江启臣以及党内的各方人士的意见。

先分析一下在任党主席江启臣的尴尬。解决赵的选举资格,则突然给寻求连任党主席的自己竖立了一个强大的对手,但另一边摩拳擦掌的朱立伦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如果不给赵解决资格问题,会不会留下一个贪恋权力、排斥竞争、分裂蓝营的骂名,顺道让朱立伦渔翁得利,到时自己还是满盘皆输。那么此时不如先拉来赵,让他去把主要对手朱打下来,后面再来解决赵的问题。即使后面解决不了赵,他也可以反过来全力推赵,让自己成为King Maker,进一步扩大实力,将来还有的是时间去争天下。毕竟江启臣是72年生人,今年才不过49岁而已。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赵明知资格问题还未解决,却仍然出来的原因。他应该是已经算准,江不敢也不会阻碍他的参选之路,反而和他成为政治联盟更有利。江大可借由赵来积攒汲取政治资源,强化在党内的地位,未来还是他的。

那么朱立伦就更尴尬了。本来只是面对资历不高、能力似也平庸的江启臣,几乎稳操胜算。没想到斜刺里杀出来个赵少康,眼看就要如2019年的韩国瑜一样,再度夺走自己的大势。那么他会不会运用政治手段来阻碍赵的加入呢?这倒是接下来很有意思的观察点。

赵少康的复出,相信蓝营这边大部分人是欢迎的,而绿营那边自然不会等闲视之。接下来几个月,台湾的政治走向又要开始变得有趣起来。唯一可惜的是赵已经承诺,一旦出来参选,所有他主持的政论节目都会停掉。对于观众来说,这实在是可惜。大概《少康战情室》以后就正式改名《TVBS战情室》,节目也正式全部由唐湘龙来主持了吧。

爸爸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爸爸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一场普通的细菌感染会引致感染性心内膜炎,然后就这样夺走爸爸的生命。5年前还算成功的心脏手术,5年后仍然没有让爸爸的心脏抵抗住所有侵袭。

爸爸住院治疗的那一个月,每天都通过视频通话和他联系,查各种资料,给他分析病情,讲解检查报告上的数字,每天都告诉他指标在向好,疏解他的担忧和压力。

进入加护病房前的那个晚上,他突然出现呼吸困难,看到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并伴随着大汗、咳痰,我的心像被刀刮着,但绝不能表现出忧虑,要给他信心,哪怕知道他的心脏已进入心衰的阶段。

那是最后有机会和他说话,即使也是隔着手机屏幕。进入加护病房两天后,妈妈突然打来电话,泣不成声地告诉我爸爸心脏突然停跳,正在抢救。

可惜抢救的努力失败了,奇迹没有发生,爸爸在6月14日的下午离开了这个世界。

失去至亲的痛,只有在失去的那一刻才能真正体会。在回家的火车上我痛哭流涕,难以自已。回家的路走得太少了,以为有的是时间,可有些事却是再也没有机会。

回到家,家里还堆着爸爸住院前给他买的牛奶和气泡水。一想到以后他再以喝不到我给他买的水了,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家里的点滴都是回忆,爸爸用的茶杯,种的兰草,墙上的照片。一想到这些都是最后的遗留,心里都无比的难受。

爸爸辛苦工作了一辈子,身心都太累了。累垮的心脏在退休后一再遭受重创,想到爸爸承受的这些磨难,真的很难过,心绪也难平。惟愿天国里再没有这些痛苦。

爸爸走了,如今更加体会到他一直扛着的家庭责任。惟有做好所有事情,照顾好所有家人,才不辜负他的期待。

爸爸走了,但无数个回忆的片段不会磨灭,无数个相处的瞬间历久弥新。对你的思念不会停止,你未竟的心愿我会一件一件为你完成。

爸爸,你依旧还在,你并未走远。你在天上,也在我心里。

如果能穿越回2020年1月1日

谁也想不到2020年会如此开局,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 带来的疫情竟会如此猛烈。那么如果你能穿越回2020年1月1日,能让事情发生什么变化吗?我估计大概下面几种吧:

1、你成为第9个“造谣者”。

2、没有人把你说的当回事,大家准备聚会的仍然在聚会,准备出差的仍然在出差,没有人因为雾霾以外的原因戴口罩。你拼命大声疾呼,但你是谁?谁管你说什么?

3、你成功“恐吓”到很多人,让大家都开始戴起口罩,传染途径被成功阻断。 然后疫情被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果然没有大规模发生和扩散。于是人们开始怀疑,你说的到底靠不靠谱,你是不是根本就是“造谣”,让大家白折腾一通。

想到这里我们都很沮丧,唯一成功的一条路径下,你也仍然变成了“造谣者”。不过,你至少还是有机会来阻止这场可怕的疫情。那么新的问题来了,如何在穿越回去后成功有效地“恐吓”到很多人呢?

时间和距离

Pluto

霍金教授来开微博了,这引发了物理和天文的热潮。

当我们在地球上计算一辆特斯拉充满电可以跑多少公里的时候,太阳系边缘的冥王星正静静地行走在他漫长的绕日轨道上。按照计算,冥王星上一次到达现在的位置还是公元1767年左右,这近250年的时间,人类完成了创造一个伟大的国家,然后发射飞船去拜访太阳系最边缘星球的壮举。

去年NASA的飞船在行走了9年6个月后,终于掠过它的上空。9年6个月,在蓝色星球上已然人情冷暖,世事变迁。只是,当我们还在地球上苦苦纠结那时间和距离时,宇宙在它自己的维度上早已放肆前行。其实,当未来有一天我们终于跨过时间和距离的束缚,去探访宇宙的边际时,这短短的9年6个月又何值一提呢。

满怀信心,期待那些美妙时刻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