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少康复出的震撼弹

二月一到,台湾的政坛就扔下一颗震撼弹——赵少康宣布回归国民党,即将参选中国国民党党主席,而未来应该也会参选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

如果你也了解震撼弹这个用词,那说明你也和我一样,平时比较关注台湾的政治时事,或许和我一样,经常看赵少康主持的《少康战情室》这个时政节目。据我所知,《少康战情室》的收视率和点击率还挺高的,前不久他们Youtube频道的订阅量也突破了100万。

国民党从去年韩国瑜败选后,一路似乎已经被打至绝境,无力翻身。民意代表也占少数,对各种政策只有呼喊叫骂几声的权利,几乎无法制衡民进党蔡英文当局。

赵的回归确实对蓝营来说,是一针强心剂。毕竟他的履历、能力、人脉、从政经验、政治立场应该都经得起考验。

不过他的参选还要先解决几个资格门槛。首先,他要恢复中国国民党党员身份,目前已经完成。其次,要成为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或中央评议委员,才能参选中国国民党党主席。中央委员要党代表大会选举产生,来不及,只有中评委可以党主席特聘,马上就能操作。至于还有没有附加条款,比如至少要恢复党籍一年以上之类的,则要看在任党主席江启臣以及党内的各方人士的意见。

先分析一下在任党主席江启臣的尴尬。解决赵的选举资格,则突然给寻求连任党主席的自己竖立了一个强大的对手,但另一边摩拳擦掌的朱立伦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如果不给赵解决资格问题,会不会留下一个贪恋权力、排斥竞争、分裂蓝营的骂名,顺道让朱立伦渔翁得利,到时自己还是满盘皆输。那么此时不如先拉来赵,让他去把主要对手朱打下来,后面再来解决赵的问题。即使后面解决不了赵,他也可以反过来全力推赵,让自己成为King Maker,进一步扩大实力,将来还有的是时间去争天下。毕竟江启臣是72年生人,今年才不过49岁而已。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赵明知资格问题还未解决,却仍然出来的原因。他应该是已经算准,江不敢也不会阻碍他的参选之路,反而和他成为政治联盟更有利。江大可借由赵来积攒汲取政治资源,强化在党内的地位,未来还是他的。

那么朱立伦就更尴尬了。本来只是面对资历不高、能力似也平庸的江启臣,几乎稳操胜算。没想到斜刺里杀出来个赵少康,眼看就要如2019年的韩国瑜一样,再度夺走自己的大势。那么他会不会运用政治手段来阻碍赵的加入呢?这倒是接下来很有意思的观察点。

赵少康的复出,相信蓝营这边大部分人是欢迎的,而绿营那边自然不会等闲视之。接下来几个月,台湾的政治走向又要开始变得有趣起来。唯一可惜的是赵已经承诺,一旦出来参选,所有他主持的政论节目都会停掉。对于观众来说,这实在是可惜。大概《少康战情室》以后就正式改名《TVBS战情室》,节目也正式全部由唐湘龙来主持了吧。

爸爸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爸爸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一场普通的细菌感染会引致感染性心内膜炎,然后就这样夺走爸爸的生命。5年前还算成功的心脏手术,5年后仍然没有让爸爸的心脏抵抗住所有侵袭。

爸爸住院治疗的那一个月,每天都通过视频通话和他联系,查各种资料,给他分析病情,讲解检查报告上的数字,每天都告诉他指标在向好,疏解他的担忧和压力。

进入加护病房前的那个晚上,他突然出现呼吸困难,看到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并伴随着大汗、咳痰,我的心像被刀刮着,但绝不能表现出忧虑,要给他信心,哪怕知道他的心脏已进入心衰的阶段。

那是最后有机会和他说话,即使也是隔着手机屏幕。进入加护病房两天后,妈妈突然打来电话,泣不成声地告诉我爸爸心脏突然停跳,正在抢救。

可惜抢救的努力失败了,奇迹没有发生,爸爸在6月14日的下午离开了这个世界。

失去至亲的痛,只有在失去的那一刻才能真正体会。在回家的火车上我痛哭流涕,难以自已。回家的路走得太少了,以为有的是时间,可有些事却是再也没有机会。

回到家,家里还堆着爸爸住院前给他买的牛奶和气泡水。一想到以后他再以喝不到我给他买的水了,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家里的点滴都是回忆,爸爸用的茶杯,种的兰草,墙上的照片。一想到这些都是最后的遗留,心里都无比的难受。

爸爸辛苦工作了一辈子,身心都太累了。累垮的心脏在退休后一再遭受重创,想到爸爸承受的这些磨难,真的很难过,心绪也难平。惟愿天国里再没有这些痛苦。

爸爸走了,如今更加体会到他一直扛着的家庭责任。惟有做好所有事情,照顾好所有家人,才不辜负他的期待。

爸爸走了,但无数个回忆的片段不会磨灭,无数个相处的瞬间历久弥新。对你的思念不会停止,你未竟的心愿我会一件一件为你完成。

爸爸,你依旧还在,你并未走远。你在天上,也在我心里。

如果能穿越回2020年1月1日

谁也想不到2020年会如此开局,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 带来的疫情竟会如此猛烈。那么如果你能穿越回2020年1月1日,能让事情发生什么变化吗?我估计大概下面几种吧:

1、你成为第9个“造谣者”。

2、没有人把你说的当回事,大家准备聚会的仍然在聚会,准备出差的仍然在出差,没有人因为雾霾以外的原因戴口罩。你拼命大声疾呼,但你是谁?谁管你说什么?

3、你成功“恐吓”到很多人,让大家都开始戴起口罩,传染途径被成功阻断。 然后疫情被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果然没有大规模发生和扩散。于是人们开始怀疑,你说的到底靠不靠谱,你是不是根本就是“造谣”,让大家白折腾一通。

想到这里我们都很沮丧,唯一成功的一条路径下,你也仍然变成了“造谣者”。不过,你至少还是有机会来阻止这场可怕的疫情。那么新的问题来了,如何在穿越回去后成功有效地“恐吓”到很多人呢?

时间和距离

Pluto

霍金教授来开微博了,这引发了物理和天文的热潮。

当我们在地球上计算一辆特斯拉充满电可以跑多少公里的时候,太阳系边缘的冥王星正静静地行走在他漫长的绕日轨道上。按照计算,冥王星上一次到达现在的位置还是公元1767年左右,这近250年的时间,人类完成了创造一个伟大的国家,然后发射飞船去拜访太阳系最边缘星球的壮举。

去年NASA的飞船在行走了9年6个月后,终于掠过它的上空。9年6个月,在蓝色星球上已然人情冷暖,世事变迁。只是,当我们还在地球上苦苦纠结那时间和距离时,宇宙在它自己的维度上早已放肆前行。其实,当未来有一天我们终于跨过时间和距离的束缚,去探访宇宙的边际时,这短短的9年6个月又何值一提呢。

满怀信心,期待那些美妙时刻的来临。

「一阕清歌,唱彻琼楼晓」:清歌输入法v1.0发布

清歌输入法

原文地址:http://qingg.im/about.html

为什么要开发清歌输入法

从94年那个暑假去学习五笔开始算,作为五笔用户,已经快20年了。

虽然各种拼音输入法越做越好,我却始终还是一个五笔用户,尤其是Windows上多年的极点五笔的用户。可当我开始接触Mac后,却始终找不到一款称手的五笔输入法。无论是系统自带的五笔、FIT、QQ五笔、以及后来的百度五笔都极其难用,因为它们的重点从来都不是五笔而是拼音。

还好在放弃前,还是找到了两个做得比较出色的产品:万寿果和鼠须管。

只是这两个产品问题也还是不少,一些细节还是不够完善,用起来很别扭。给万寿果写信提建议,信倒是回了,可改进却始终不见。给鼠须管的佛振留言,改进建议却被否了,囧。

就这样,一边忍受着不顺手的输入法,一边被tinyfool影响(或者说蛊惑:D)逐渐完全转到Mac平台后,感觉继续这种打字不畅的体验,实在是影响越来越大。那时心头蒙生一念,与其等待,还不如动手开工,自己做一款输入法得了。

怎么做

因为鼠须管是开源的,本来想直接基于它来修改,真看了代码才发现引擎部分是用C++写的,不太熟。而且关键是鼠须管实际上是个通用输入法平台,把简单问题通用化了,当然也极其地复杂化了,要理解引擎代码,再加以修改,实在是还不如重新实现来得了断。

于是一咬牙,完全从零开始,认真搜集资料、查阅文档,全Objective-C实现,然后就有了清歌输入法。

在功能上,基本上实现了我认为五笔输入法最重要的部分,比如候选词快捷调序、快捷增删词、自定义标点全半角、临时英文、临时拼音、输简出繁、z键功能等等,有些我认为不重要甚至多余的功能也正好加以剔除。

前前后后差不多2个月的开发,1.0版基本已经成型,这篇文章以及本站所有文案都是用清歌写就。

捐赠送股计划

其实在一开始构思这个项目的时候,就同时在想这个有趣的 捐赠送股计划 :软件免费,大家自愿捐赠,但按金额回赠相应的股份,如果将来软件被收购,就按比例来分享。

纯粹的捐赠太不够好玩了,如果在开发衍进阶段,大家愿意支持这个项目,万一这项目将来真能修点正果之类的,拿出来与大家共享才更有趣。当然某种程度上,你可以把这看成一种投资,虽然获得回报的可能性没那么大,但做股东还是比纯做捐赠者好玩的吧。至于能不能修成正果,各位未来股东们,其实你们也可以想想办法 ^_^ 。

我不知道这个模式是不是我原创,但我觉得做单机软件、通用软件的朋友们,都不妨探索一下。

结语

老实讲,从最早冒出开发的想法到最终行动,中间还是隔了很久,尤其是一看到那些够用的产品,就不想动手了。记得好像是一年多前,在Twitter上和TualatriX还提到过想开发五笔输入法的想法,但最终还是在这个夏天才真正忍够了开始动手。

所以,同好们,如果对哪个产品不满意,倒不如动手开发一款你自己的产品来替代它们吧。

前往清歌输入法主页:http://qingg.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