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闲话杂谈

国家脊梁

“国家现在需要你们。”
“不,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
“只有你们能扭转局面。”
“事情这么严重,我们也不能改变什么的。”
“我们已经制定好方案,你们只需要执行。”
“可我们的孩子呢,他们不能没有完整的家庭。”
“你们可以放心,组织上会有安排。”
两人相视无语,沉默。
次日报纸头版,“锋芝……”

这个社会没有给唐骏认错的机会

看到水木上面那些要求斗臭斗倒唐骏的提法,还有网上各种打倒式的评论,实在是觉得这个社会没有给唐骏认错的机会,某种程度上,也逼着唐骏往下死撑。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社会环境下,换了谁在唐骏那位置都要往死里撑住,然后再想花样去摆平,去搞定。

如果这个环境能保证唐骏老实认错的情况下,大家会一事归一事,客观完整地评价这件事和这个人,既不像以前那样把他抬上神坛,也不会因为有任何事情就让他跌到谷底。如果这个社会不逼任何公众人物去做道德上的圣人,我相信唐骏肯定做认错的选择。

公仆,惊动,2010

06年7月的时候,写了一篇《公仆,惊动》,这是当时从百度查到的数据:

关键词 结果数
惊动 县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55,100篇
惊动 市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237,000篇
惊动 省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79,200篇
惊动 总理 找到相关网页约  264,000篇
惊动 县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29,100篇
惊动 市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45,600篇
惊动 省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29,100篇
惊动 总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32,800篇

由上可见,当年我们的公仆们工作与生活的强度有多高,时不时就要被惊吓一次,时间长了,肯定要得心脏病或者心理疾病。转眼过去了快4年了,新闻联播上说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和谐,估计公仆们现在比那会儿过得要幸福一些了。于是,2010年,十分关心公仆们的工作和生活状况的我,又用百度搜了一下:

关键词 结果数 增长率
惊动 县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843,000篇 14.30%
惊动 市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2,290,000篇 8.66%
惊动 省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730,000篇 8.22%
惊动 总理 找到相关网页约    2,780,000篇 9.53%
惊动 县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391,000篇 12.44%
惊动 市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10,600,000篇 231.46%
惊动 省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323,000篇 10.10%
惊动 总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388,000篇 10.83%

看到这个结果我的心情无比沉重,我们的领导干部们实在是太辛苦,为了和谐社会那真是用尽全力。被惊动次数的增长率,最少的都达到了8.22%。尤其是市委书记们,被惊动的总次数已达到千万的量级,远超其它各级党政干部,相比06年已经翻了两番还多了,估计全中国的市委书记都已经得了心脏病。

信息离我们多远

都说现在是信息时代,信息充斥我们的生活,有人说几乎什么东西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可实际我们看到的情况,确大不相同。

有的时候,即时物理距离相隔不远,信息距离依然远隔万里。那就更不用说物理距离隔得远,而信息距离隔得更远的情况了。

不只一次看到有人为联想辩护其歧视性的定价策略,而给出的理由却是说在美国买Thinkpad要付额外的30%的运费和税。其实,不管是dell还是lenovo,它们的标准邮寄都是免费的,如果要加急邮寄,才会另收费。实际上现在这些电脑都是在中国组装,下完订单最耗时间的是组装,完了在美国入关的时候还往往得耽误一下,但接下来在美国国内的转送,即使是标准邮寄,也很快了,基本上没人会选加急邮寄浪费几十刀。而税,其实通常只有8%左右,不同的地方,有多有少,但大致都在这个量度。而更多在国内可能不知道的是,lenovo在美国这边的促销活动从来就没断过,时不时有什么免费升级之类的活动。而在美国这边还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和方法,获得额外的折扣,比如通过fatwallet之类的网站拿到cash back,或者用cpp、epp和一些不断“透漏”的打折号码直接拿到折扣,折扣幅度有时在20%以上。

其实这些信息在网上肯定还是可以获取到的,但问题是如何相信信息的可靠度呢?这一点其实也很重要。比如如果有人问我在美国买联想的笔记本便不便宜,我可能会告诉他上面的信息。可是问另外一个人,可能从来没关注过这些,而一般都是去bestbuy、circuitcity类的门店,或者是ebay之类的网站去买电脑,那告诉你的信息就不一定能保证让你获得最大的优惠了。不同的信息源,以及信息源的可靠度,都影响了另一个人的信息获取的准确性和有效性。

这一次贵州的事,看一些文章说,即使是贵州的很多地方的人,也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相反,他们的信息获取也是通过网络,除了官方一成不变的模式新闻,还有无数的转帖在论坛中的民间消息。一般人不可能会亲赴现场去了解实情,即使是真的去了,也不一定能获取准确的信息。第一手消息都不一定能保证其准确性,又何况第二手,第三手,第N手呢。

想想3月份西藏的事,在国外流亡藏人把藏人打汉人反过来说是政府血腥镇压,可有多少外国人会真正去尝试了解消息的可靠性呢?不是每个人都会有刨根问底的执著,那么也许你最亲密的亲人、朋友,也会提供一条不准确的信息给你,你真的敢传播你听来的消息吗?那政府的权威信息发布呢?对于毫不重视信用建设与维护的政府来说,答案太明显了。

那怎么办?我们活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下啊,我们还能相信什么?的确不要随便相信什么,而应该更可能多的获取多方面的信息,以自己的独立思考做自己的判断。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的信息源都不可靠,也有很多组织或人,还是很重视其信用的,那我们至少应该更重视他们提供的信息。

当信息更容易流通的时候,肯定也是谎言更容易流通的时候,轻信别人之前,一定不要忘了求证,虽然有时候我们自己的眼睛也不是那么真实和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