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闲话杂谈

我们怒转的是真相吗?

说真相前,先讨论一下什么是谣言。我们常常会谴责谣言,但谣言实际是个宽泛的概念,一个陈述可以是彻底是假话,这自然是谣言,但一个陈述可能只展现事情的部分,从而形成误会、偏见、乃至故意的误导,这也是谣言的一种。实际上,谣言更多是以后一种形式存在,因为后者并没有编造谎言,传播的的确是事实的一部分,这很容易让受众形成确信感,只是因为不全面,而可能产生了与完整的事实相偏离甚至相背离的效果而已。

事件图片一昨天网上广州城管大战小贩母女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开始的照片里,作为母亲的女小贩,被威武的城管队员掐脖子、扭胳膊、反手拷住,旁边的小女孩吓得直哭,最后一张照片小女孩抱着手被反拷的妈妈,更是令人动容。我想正常人看到这组照片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愤怒,因为从这些冲击力极其强烈的照片里,传达出来的指向性非常明确。而小女孩的哭泣,更是令人想起前两天长春发生的杀婴惨案,未消的余怒自然会被更加放大。

所以我看到不少微博上的大V都开始介入,高声声讨政府管理部门,质询这样野蛮执法的公正性何在。其中尤其以@郑渊洁 的这篇微博被转发地较多(链接):

“3月6日,记者黎湛均在广州街头拍摄到这样一组照片:一位带着两岁左右孩子的母亲在摆摊时被执法,执法人员当着两岁孩子的面掐其母的脖子并上铐。女孩儿大哭。母亲被带上警车前,她蹲下和惊恐万状痛哭的女儿拥抱告别,她的手由于被反铐而无法抱自己的孩子。有手却不能抱自己的孩子,3月,你怎么了?”

截止这篇博客写就,已经转发352186次,评论107200次。

大家的“怒转”充分表明了对此事的看法,我想这也跟这些年城管在所有人心中的印象有关,网上各种有关城管的段子层出不穷,这次眼见如此野蛮执法的现场照片,更是一图胜千言,无须再多说。

后来,政府部门在官方网站以及微博上发布了事情的说明(链接),这份说明把事情的经过较为详细地作了叙述,其中提到:

“…对我街执法人员进行辱骂,并用其摆卖的水果、铁秤砸打执法人员。当事人继续辱骂、推打、脚踹执法人员,致使一名队员衣袖被撕烂,腿被踢伤。随后,城管执法人员实施了报警。”

事件图片二在说明的最后,也公布了另外两张女小贩的照片。照片从图像上来看,应该是现场视频的截图,现在城管执法过程中一般会有专人现场录像,我认为上面的描述和图片反映出来的情况是一致的。

除此之外,一位叫@DragonMark 的网友也出来做了说明(链接):

“这次我在现场,真的要帮城管洗脱一下罪名。那女的随地乱摆乱卖,影响社会秩序,城管没收其工具,她立马像疯了似的,还横卧在广州大道中间,造成交通阻塞。结果,就出现了照片上的那一幕了。现在的记者真会避重就轻报道哦!受教了…”

注,原帖已被作者删除,这条是@今晚报 的原文转述。

有了各方的陈述,我想对整件事情的看法就不应该再像开始那样一边倒了。的确,城管队员在执法过程中攻击女小贩,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何况还有未成年的小女孩在旁边,执法人员的执法应该更加文明和有策略一些,从政府部门的说明中也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同时相关人员也受到停职的处分。但另一方面,如果小贩的确有不冷静的行为,我们也不该视而不见,小贩占道经营等本身对城市管理的影响,也不应该被完全忽略。

回到我们自己,当我们在看到类似的微博出现后,是应该第一时间就怒转声讨呢,还是应该先对事情了解个全貌呢?

其实这样的事情早不是第一次出现,当大家的正义感和同情心被一次次调动起来后,如果事情的发展总发生转变,那么以后再有真正需要大家去怒转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大家反而会没有了动力。当再真有弱势群体受到伤害的时候,大家对自己的同情心的付出就会提防和小心。这伤及的公信力,要弥补起来同样很难。比如下次@郑渊洁 老师再发一条类似的微博出来,我想肯定会有相当多的人,不再简单地把他的愤怒转达出去。

但指望每个人都在第一时间去做个调查记者,去把所有事情都调查清楚,这显然不靠谱。我觉得我们可以转发各种信息,但不应该简单化地做结论判断,尤其是这种强弱对比明显的。因为事实的全貌,我们尚不知悉,简单的道德化判断、政治化判断只会让我们的判断力下降,正义感被滥用。如果在事情的发展中,对事实有了全面的了解,那么就应该对此前的判断加以补充,而不是任其将偏就偏、将错就错。

回到这件事情上,到我写完这篇博客前,@郑渊洁 老师也并没有转述过另一方陈述的事情经过。如果他能用他的影响力,让事实更完整地呈现在他的几百万粉丝面前,那该多好啊。

最后,附一张图片,大家感受一下:

it's media

国家脊梁

“国家现在需要你们。”
“不,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
“只有你们能扭转局面。”
“事情这么严重,我们也不能改变什么的。”
“我们已经制定好方案,你们只需要执行。”
“可我们的孩子呢,他们不能没有完整的家庭。”
“你们可以放心,组织上会有安排。”
两人相视无语,沉默。
次日报纸头版,“锋芝……”

这个社会没有给唐骏认错的机会

看到水木上面那些要求斗臭斗倒唐骏的提法,还有网上各种打倒式的评论,实在是觉得这个社会没有给唐骏认错的机会,某种程度上,也逼着唐骏往下死撑。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社会环境下,换了谁在唐骏那位置都要往死里撑住,然后再想花样去摆平,去搞定。

如果这个环境能保证唐骏老实认错的情况下,大家会一事归一事,客观完整地评价这件事和这个人,既不像以前那样把他抬上神坛,也不会因为有任何事情就让他跌到谷底。如果这个社会不逼任何公众人物去做道德上的圣人,我相信唐骏肯定做认错的选择。

公仆,惊动,2010

06年7月的时候,写了一篇《公仆,惊动》,这是当时从百度查到的数据:

关键词 结果数
惊动 县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55,100篇
惊动 市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237,000篇
惊动 省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79,200篇
惊动 总理 找到相关网页约  264,000篇
惊动 县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29,100篇
惊动 市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45,600篇
惊动 省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29,100篇
惊动 总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32,800篇

由上可见,当年我们的公仆们工作与生活的强度有多高,时不时就要被惊吓一次,时间长了,肯定要得心脏病或者心理疾病。转眼过去了快4年了,新闻联播上说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和谐,估计公仆们现在比那会儿过得要幸福一些了。于是,2010年,十分关心公仆们的工作和生活状况的我,又用百度搜了一下:

关键词 结果数 增长率
惊动 县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843,000篇 14.30%
惊动 市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2,290,000篇 8.66%
惊动 省长 找到相关网页约       730,000篇 8.22%
惊动 总理 找到相关网页约    2,780,000篇 9.53%
惊动 县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391,000篇 12.44%
惊动 市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10,600,000篇 231.46%
惊动 省委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323,000篇 10.10%
惊动 总书记 找到相关网页约       388,000篇 10.83%

看到这个结果我的心情无比沉重,我们的领导干部们实在是太辛苦,为了和谐社会那真是用尽全力。被惊动次数的增长率,最少的都达到了8.22%。尤其是市委书记们,被惊动的总次数已达到千万的量级,远超其它各级党政干部,相比06年已经翻了两番还多了,估计全中国的市委书记都已经得了心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