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人们死去

Michael Sandel教授的公开课《Justice》当年火得不行,估计大家都看过。他的课程里讲过一个事情,我觉得值得思考。他说如果一个国家不建议大家少抽烟,反而是鼓励更多的人抽烟,对这个国家的整体医疗卫生状况是好是坏?

吸烟的人更容易患病,比如肺癌,这样这国家都是病人,显然状况不好。

但其实可能相反,因为通常烟草都是利税大户,更多的人抽烟,显然政府就能抽取更多的税,相应的就能有更多的钱投入到医疗上去。更重要的是,正因为吸烟容易致病,如果还加以鼓励,烟民将更容易提早死去。这样就能节省大量的医疗支出,而能将医疗资源用在其它方面,这对于那些不吸烟的人来说无疑是好消息。

但是,这样可以说相当不人道,毕竟如果吸烟会导致大量的人死去,政府岂能是加以鼓励。但在一个常被抱怨一切问题都是人口问题的地方,如果想要人口和平地迅速减少,像鼓励吸烟这样的事情,其实未尝不是政府想做的,无非是不敢做或者说不敢明面上放开手脚地做。

所以,以一种纯实用角度、毫无温情的目光来看待政府的一些行为,似乎不难得出,政府很多时候的不作为,恰恰正是在给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即让更多的人死去,甚至是尽快死去。

比如容忍中医的各种坑蒙拐骗而不加以规范乃至取缔。

显然,让所有的公民享受到医疗保障是政府应该做的,但需要大量投入,政府并不情愿。这时他们鼓动一部分迷信中医的人去选择那些不靠谱的手段,这未尝不是他们的一种甩包袱的“好办法”。一方面政府不用投入太多,一方面病人不会有太大经济压力从而埋怨分配不公,更重要的一方面是,不靠谱的治疗加快了病人死亡的进程,客观上就省掉了社会的整体医疗负担,且政府还不会被骂被追责,因为病人恨的只是没有找到神奇的偏方而已。

前不久北京那位引起关注的袁姓女孩自杀案,可以做一些参考。从后来的新闻报道来看,袁父治疗重病而产生的巨大负担,是逼使她最终选择轻生的重要原因。北京著名医院的现代化医疗手段使袁父的病情得以缓解,治疗费用高昂但又无法根除,这产生了一种不能不治,治又难以承担的局面。整个家庭的节奏被完全打乱,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

你可能会说,这是政府的责任,政府为什么不管,医保为什么不能照顾到北漂、农民?社会的救助机制去了哪里?没错,这些都是政治正确的质问,也应该质问。但这里我要假想另一种情况。

如果我们假想这一家人都笃信中医,从一开始就在家煎药熬汤用各种中药秘方偏方来进行治疗。于是,一方面可能家庭的经济压力不会那么大,另一方面袁父的病情得不到有效缓解而迅速病故,也就没有后续的各种问题了,政府甚至都参与不进来。

所以这样看来,政府发展现代医疗,因为资源的不平衡,反而可能产生各种社会问题,比如病人缺少治疗费用、没治好产生医闹甚至杀医等等。反倒是发展中医,却能让问题消解在社会之中,尤其是让病人加快死亡,某种程度上,让政府和家庭都消解了负担。解决不了的问题,又不能嘴上说不给你解决,于是,把你推向另一种你可能会迷信的体系中去自生自灭,这简直是绝妙的手段。

这也就不难解释,似乎政府对中医的发展还保有相当的兴趣,除了“尊重传统文化”这种虚伪的政治正确以外,甩包袱无疑是更重要的原因。

一个医疗案例的解决有两种,一是科学技术进步攻克了病魔,一是病人死去治疗停止。把人们推向后者,显然极不人道。这虽然毫无温情可言,但却极端的实用有效,如果你还愿意配合,那可真是完美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