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c同学

昨晚想起来小时候的一件趣事,慢慢地顺藤摸瓜,想起来一大串,主要人物是我和我的小学同学c。

不记得是小学几年级的时候,一天中午,c答应带上他的游戏卡到我家来玩,那时候玩的还是FC,游戏卡那个贵啊,好不容易有个街霸,虽说做得糙了点,只能选四个人,可还是玩得非常起劲。一起在我奶奶家吃完饭,奶奶出去打牌,我立马找出游戏机,投入了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厮杀之中。也不知缘起是怎样,反正c和我吹嘘,说他玩那个的时候,不接续而直接爆机的话,还有个隐藏人物可以打。我当然是不信,可看他言辞凿凿的,好吧,我就来当面戳穿他,大不了万一是真的,我也可以玩玩隐藏剧情,那也不错啊。小孩子,就是喜欢争强好胜。

当年的游戏水平估计现在也都赶不上了,倒也不一定是那会儿打得有多好,主要是那时没几个游戏可以玩,成天就那些翻来覆去不停地倒,熟得快记得每一个场景该按什么键,使多大力了。倒是后来,玩得越来越多,反而精得不多了。

没一会儿功夫,就到了最后一关,而且很顺利,第一局拿下。当时就看到c头上都快冒汗了,嘿嘿,瞎掰吧,马上拆穿你。那时经常打街机格斗游戏的都知道,高手打赢第一局后,都习惯让玩伴或同学打第二局的,输赢无所谓,反正输了,第三局高手还是可以赢回来。于是c非常聪明地让我把第二局让他来玩,哈哈,玩吧,反正马上就要拆穿你的大话了。果然c顺利输掉第二局。第三局开始,不知c是下了蛊使了咒还是怎的,游戏里的对手突然神勇得不得了,而我看着看着就要缴械了。往旁边一瞄时钟,天,快要2点要上学了,这局不赢,根本就来不及再打一遍!越想心里越慌,越慌打得越乱,终于,”You Lose”!

当然,这牛皮一直到今天都没有机会印证真假。其实,我小时候吹这种游戏里的牛也吹了不少,反正一来其它人玩得机会少,再者有机会玩也不见得有那水平去满足所谓的各种苛刻条件,自然牛皮也就没那么容易被捅破了。

这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可是一直都还记得,一来一直为那天打游戏的失常状态遗憾不已,二者也是因为一直对c印象深刻。

那个时候物资不丰富,很多东西都不那么容易得到,不仅是买,也包括知道哪里有,然后跑去看看,过过眼瘾等等。在网上看所谓70年代生人的各种游戏总结,我这样82年生人自然也是基本上都经历了里面提到的东西。其中有个游戏应该很多人都喜欢,用沙市话讲的话,音标是:sua2de2luo1,也就是普通话里的抽陀螺。玩这游戏,通常大家用的都是那种线绳,但这种绳子抽不了多久就容易断,因此属于比较初级的装备。高级的是另外一种叫做”牛筋皮”的东西,这叫法到底准不准确我也说不清,反正那时同学间都把拥有牛筋皮做的绳视为幸福的标准。可是要弄到这东西可没那么容易,物以稀为贵,于是拥有这东西更是羡煞一大片。

社会主义的优点有时就在于拥有实在的物质比拥有买不到想要的东西的钱更好。所以当同学中流传c家里有很多这种牛筋皮的时候,大家,特别是我,立刻把他视为偶像和拉拢对象。于是在把一盘什么游戏卡借给他玩了之后,作为回报,我来到他家,他给了我一卷那种牛筋皮。天,这比你现在送我一个PSP还要珍贵啊!那一卷全部撕开可以分成差不多十缕,我舍不得,只撕了一根下来用,其余的全部以最高规格保存。

不过这种热度不是总那么热,终于有天觉得抽陀螺这种游戏也太无聊了吧,于是,那卷还没用完的牛筋皮从此就不知扔哪去了。大概在搬第二次家后,我再也没见过。

c跑得非常快,印象中当时班上就数他跑得最快了,这可让我佩服得不得了。那时的游戏很多都是跑作为主要工具的,跑得不快要么很容易被人逮,要么老逮不到人,那叫一个惨。身为体育困难大户的我,可是一直都想跑得像飞一样,可是没有Jenny大喊”Run, Igotit, run”,也没有坏小子骑着车追着用石头扔我,我终于还是没能跑得像飞一样。c后来应该还是班上的足球队成员,不过好像小学里总共也只搞过一次这比赛,还没有组织大家一起去观看助威,我估摸着c应该是前锋,那速度可不是盖的啊。

c有一个不能不提的癖好,说来也比较恐怖。小学时期正是换牙的时候,大家的牙齿隔三差五的就松了,然后掉了。按老人们的说法,上面的牙齿掉了要往地上扔,下面的牙齿掉了要往屋顶上扔。当年没爬到那些平房的屋顶上面去过,大概上面都是牙齿。

牙齿更新换代也不是那么容易,有的比较依恋主人,在座位上松了好久,可就是不肯离去,可有时主人们就不一定想老留着它们了。c就是这样,他总是能把松掉的牙齿给拉得更松,然后可能还带点血的,就拉下嘴来了。说来也怪,这么恐怖的事情,我那时可真是羡慕得不得了,还学他一样的拉过,可要么就是没松的牙齿死都不松,要么就是松掉的一拉痛得要死而不敢再使力,于是只好作罢。有次他还给我展示了他嘴里仅余的几粒白牙,我就想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么流畅而随意地取牙就好了。

c还有一个让大家广为羡慕的事情,这个大概不只我一个人羡慕。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突然发现c总是和y同桌。而且好像在我的记忆里,他们小学的时候一直都是同桌的你。而y同学,后来可是被我们评为班上”四大天仙”之首啊!寒,请先原谅那时的我们的文学水平只能想到用这个称谓,可当时的确是这样叫的,再寒。

y同学不但美丽,而且成绩优异,性格优雅,还是班长,简直就是梦中才会出现的人物啊!把像我这样懵懵懂懂的小男生收拾得是彻彻底底。c坐的位子自然是一等的抢手,我们可天天都流着口水看着他,等着盼着有一天可以坐过去,和y同学一起在实现四化的道路上互帮互助啊。

终于,机会来临。一次调座位,把我调到了和y同学仅仅一个走道之隔的位置,而每周座位要横移,眼看下周我就要跨过那条走道,坐到实现四化的位子上去了。那一个星期过得那叫一个那什么啊。有事没事地就凑过去和y同学讨论各种学术问题,为接下来的四化建设修桥铺路。可这讨厌的走道,活像王母划的牛奶河,总是在革命情绪高涨的时候,把我又从革命的前线往回拉,在比下课时间更长的上课时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c和y一起交流四化建设的经验。不过还好胜利的时刻就要到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不急。

眼看着豆腐就要开锅了,就在这时,城管居然横插一刀进来要砸摊子――老师给我又换了一次座位,把我又往后移了几排!人民群众为祖国建设贡献青春的热情就这么被浇灭了。四化建设的重担终于又交还给了c同学独自承担。

后来的日子里,和c还有一些故事,但随着小学毕业,见的面越来越少,再后来好多年一直杳无音讯。今年小学同学聚会,终于又见到久违的c。他现在已经穿上了白大褂,主起了外科的大刀。聚会那天都还在手术台上先大战了一场,才匆匆赶来,聊了没多会儿,又匆匆地先走了一步,已经开始为生活忙碌的人大概都是这样子吧。

不知下一次见面又是什么时候了。

8 thoughts on “想起c同学

  1. 呵呵,小时候的回忆总是很多的,趣事也总是很多的,很多想起来现在总是会笑以前的可爱,乎乎
    ps:写这种小文还是可以的说哦~

    [回复]

  2. 你是便1还是便2的,或者哪个都不是?
    看起来就像我小时候的生活,呵呵,不过我是大赛巷的,经常有别的学校开运动会过来借我们的操场,那时候我们就放假,很爽,哈哈!

    [回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