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想

天很冷,飘着细雨,风呼啸得吹过,打在脸上,快没有痛感。体内的酒精翻腾不已,在熟悉的道路上,不自觉地回忆起几年前的景象。可是这实在不是一个应该回忆的时刻,所以继续往前走,逃离刚才的位置,努力和未落的雨滴暗语,和路灯一样。

需要提醒,新的年度已经第四天,意味着接近九十六个小时的丢失。好像如常般装做不知,可车上的广播提醒着不要遗忘。如何踏上这个旅程的,已经不再重要,只要盯着前面挡足了所有风的玻璃,就可以平静所有的不安。

打开并不喜欢的音乐一遍遍重复,倒上一杯烫手的开水,无意看到秒针还在义无返顾地旋转。好想跳起来唱歌,从I am the wind到想哭,据说现在还有更迷人的元素,无所谓,沉醉会更舒服,在看不到四周的维度上。

诅咒雪花还未落下,所以我不能去楼顶眺望远处的山峦。或许这有些勉强,那只是轻狂,可只要我愿意,眼前的绿色容器里盛满的液体,可以让我更加茫然。那是否应该有所尝试,让自己随着节奏更随兴厌烦。厌烦不能自已的惆怅,显得好不平淡。

最可爱的表情也要离去,那我应该避让。让新年的气氛主宰天黑的长度,我尽量躲在里面,更要遮住双眼,好像从没有体味任何色彩。那是否决定了以后只享受最简单的光芒?可以,把心跳控制在每分钟79下,不让咖啡再参与我的味觉度量。

也许会有终点,可我还在继续有些忧伤地想像。

2 thoughts on “妄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