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的抵制

很有趣,05年的时候,我看见那些人在大街上高呼口号,高唱国歌,我非常想对他们说,日本侵略过我们,所以你们要抵制日货,可是英法德俄等等西方国家都侵略过我们,你们为什么不抵制。这不,风水轮流转,眼下真的就开始抵制法国货了。

可是法国毕竟不是美国和日本,你身边有数不清的美国和日本的品牌,可是要找一件法国货,似乎还不是那么容易,找来找去,就找到家乐福了。这不,号召抵制家乐福的消息在QQ群上、论坛里、手机短信上奔走流传,俨然当初抵制日货一般庄严爱国。各地已经有零星的拉横幅、举抗议牌事件,而在合肥已经发展到了群众包围家乐福的事件,甚至还有“红小兵”集体抗议,真是好不热闹。

觉得去讲道理说什么抵制没有意义、员工也是中国人等等的话,没什么用。我早就想通了,但凡想通过网上的辩论去改变谁的看法,是不可能的,你把道理讲一千遍,支持的还是支持,反对的还是反对。所以即使某些学者、名人站出来反对抵制,甚至被抢火炬的金晶也反对抵制,却根本无助于改变什么。你会看到,那些反对过激情绪的人,和之前一样认同理智的方式来对待问题。你也很快会发现,那些情绪激动的人依旧激动,甚至更加激动,因为竟然还有同胞不按他们认为爱国的方式来爱国。而站在中间看热闹的人,一方面继续着生活的忙碌,一边毫不关心政治地关心着自己的网游、娱乐圈、社会新闻、体育和股票。

一边习惯着“全国一盘棋”、“齐心协力办大事”,一边又想像着西方的民主自由,真的让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意见时,不习惯了吧。

我觉得其实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我们压抑在一种声音下压抑得太久了。虽然我非常地厌恶那些跑到家乐福门口唱国歌的所谓的爱国的人,但是我真的不希望所有人都和我一样的想法,只有一种声音的社会太令人恐惧了。所以虽然我从来都强烈反对去搞什么抵制活动,但是我尊重那些去抵制的人的选择,这是他们的权力,又怎能是我的不屑能够抹杀的呢。

不过,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提及那句“我反对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但是在别人的意见和自己不一样,特别是还要夹杂一些所谓“爱国”的幌子进来的时候,有多少人还记得这句话呢。如果在合肥愤怒的人潮里走进家乐福,那些前来抵制抗议的人会尊重自己的同胞的不同的选择吗?

今天你有站在家乐福门前高呼抵制法国货的自由,可是明天你是否有为同胞遭遇强制拆迁而呼号的自由呢?明天你是否有为同胞遭遇城管暴力执法而愤怒的自由呢?今天你有因为CNN说谎和侮辱中国人而anti-cnn的自由,明天你是否有因为CCTV说假话而anti-cctv的自由呢?

不过这些不重要,因为和愤怒的人说这些是没有用的,就像有的人怎么样试图表明“爱国无罪”,也依旧不能改变我认为很多时候罪恶都打着“爱国”的旗帜的想法一样。但是当如果有一天,那些愤怒的人群,有机会发现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内部矛盾时,他们却不能采取同样的方式来表达情绪,他们也许就会惊醒了。某种情绪长期不能表达,时间长了,也许都忘了还可以这样表达自己的不满。所以有个机会能这样锻炼一下,下次在为内部矛盾而抗争的时候,也许就能用得上,至少在用不上的时候,也能反思一下。所谓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情绪的消融,靠教育靠辩论是教不出来辩不出来的,而这种政府对内对外的双面人的表现,才是最生动的课堂。

胡老板马上要去日本访问了,民众的抗日激情也早不见了。对很多人来说,现在的假想敌就是法国,也许还有德国、英国,逮一个打一个而没有连续性,显然是被逮着的不小心被当作了出气筒,出的什么气呢?谁知道。有个视频里记者采访参加西藏314暴力事件的一个年轻人,他说他去参与打砸抢,是因为平时被他的回族老板压榨得太狠了。这是什么民族矛盾,明明是资本家与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啊。所以说,同一件事,却可以成为各种怨气发泄的渠道。

当然,想发泄情绪的得要抓紧时间了,离奥运开幕越来越近,政府怕是不会再给太多“爱国无罪”的机会了。

4 thoughts on “可笑的抵制

  1. 不想跟你辩论,你要是真抵制,以后有机会乘坐飞机,只要是空客的飞机,你最好就拒绝坐,顺便说一下,空客目前在国内的市场份额为38%。

    [回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