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震荡

到底是因为无法抛离的某种关系,让彼此没有选择的沟通,还是真的像挚友一样,发自心底的交流?答案过于无情的明显。

这种痛苦一次次地出现,没有选择的余地,没有改变的可能,某种力量又使你无法彻底逃避。当陷在这种困顿之中时,伤害的是彼此,而用一些极端的办法来处理,即便可以获得某些暂时的解脱,可最后还是更重的伤害了彼此。

我不知道这样子还要持续到哪一天,但肯定的是,现在必需选择一些不得不的严厉,或者说冷漠。不去过份地宽容,是因为不希望多余的宽容成为依赖的牺牲品。没有谁会满意这种局面:因为你不断的宽容而使某人习惯于得到宽容。

在这样一个情绪受到极大的震荡的时候,不知还有多少想法会冷酷地蹦出来。不想把一段时间的情绪借助一个时机一起来个宣泄,那肯定会使得如以前一样引发一个激烈的举动。那么还是如一些文字与语言里的建议那样,把波动停止吧。

完成一次平静,实在比爆发一次难得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